您好,欢迎光临 择日总站[邵长文·改命调运]官方网站

邵康节与梅花诗(1)

来源:中华周易研究会 作者:名家论坛 背景: #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字体: ]
(一)、话说邵康节先生当我们徜徉在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史的时候,当我们为光辉灿烂的文明而引以自豪的时候,我们是否想过,在我们的文化生活中,你接受了多少先贤
 (一)、话说邵康节先生
    当我们徜徉在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史的时候,当我们为光辉灿烂的文明而引以自豪的时候,我们是否想过,在我们的文化生活中,你接受了多少先贤哲人的伦理道德,你知道了多少文化生活中的艺术精粹。当我们一方面陶醉在物质文明给大家带来的生活极大丰富之中时,却把先贤哲人的伦理道德和天人合一、善恶有报视为迂腐不可理喻的文化垃圾,抛至脑后,进而把它们定性为封建迷信而大加嗤笑。而我们在精神领域的追求,却感到日益匮乏,人人为了自保而不惜伤害别人,演出了一幕幕尔虞我诈、唯利是图的人间闹剧。
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北宋年间,有一位学者,他还是一位精通卜易的命运学家,对当今社会进行了准确的预言。
    下面的对这位哲人的描述来自于《宋史-邵康节传》的译文,为了使不管什么文化层次的人都能读懂,我尽量用现代文进行了翻译。
    邵雍,字尧夫,在他逝世后,皇帝为了纪念他,给了他一个封号叫“康节”,所以后人都称其为邵康节先生。他是宋朝时代的著名卜士(算命先生)。北宋真宗大中祥符4年(公元1011年)12月25日(辛亥年辛丑月甲子日甲戌辰)生于范阳(今河北涿州大邵村)。死于神宗十年(公元1077年),距今大约有一千年的时间,活了67年。他小的时候随着父亲把家从邵古搬到衡漳(今河南林县康节村),后来又把家搬到共城,也就是现在的河南辉县,37岁时移居洛阳,当时是北宋年间的大城市。
    中华五千年历史,许多都是与占卜有关系的,从古代的甲骨文,它记录的就是一些卜辞。到了现代,大街上出现的算命先生也是屡禁不绝,就说明他有顽强的生命力,它的文化被大多数人所接受,不然,算命先生在大街上坐着,一天没有一个人去算,那不得饿死呀。中国古代的预言学家有很多,如神话传说《封神演义》中的姜子牙,学名叫姜尚,三国时期的诸葛亮,他在战争之余写的《马后课》,比起《出师表》来,出名程度也不相上下,接着是唐代李淳风写的《推背图》等。到了宋代那就是刘伯温和邵康节先生,他俩都是中国占卜界的主要代表人物。《梅花易数》是他发明的占卜方法。可是这本书版本很多,估计已经是传伪了。先天易学是他的主要代表作。
    邵康节是象数派易学的代表人物。我们直接研究他的思想只有《皇极经世书》一书。这是一本推演朝代兴衰的书。
    邵康节祖上姓姬,出于召公世系,是周文王的后代。他自幼胸怀大志,一心致力于科举進取之学。在河南省辉县居住时,其母李氏过世,他便筑庐于苏门山,节衣素食守丧三年,当时人们都推崇他的孝义举动,可谓是至孝之人。当时李挺之为共城(河南省辉县)的县令(也就是现在的县长一职),听说邵康节好学,便亲自到他居住的地方拜访。邵康节就拜李挺之为师,跟从他学义理之学、性命之学与物理之学。数年之后,邵康节学有所成,但从不到处张扬,所以了解他的人却很少。那时有个新乡(河南郑州附近)人王豫同邵康节探讨学问,他自认为自己的学问很高,足可让邵康节有事求教于他,谁知议论过后却深为邵康节的学识所折服,于是便虔诚地反过来拜邵康节为师。
    邵康节移居洛阳之后,所悟先天之学又得到了進一步完善,又收张岷为****,传授《先天图》及先天之学。邵康节40岁时娶王允修之妹为妻,后二年得子伯温。51岁时(嘉佑6年),丞相(封建官僚机构中的最高官职,是秉承君主旨意综理全国政务的人)富弼,是一个文学家,很欣赏他的学问,曾让邵康节出来作官,甚至说“如不欲仕,亦可奉致一闲名目”,也就是说可以挂一个官名,只领薪奉,不必做事,这样的好事放在现在都是许多人求之不得的事情,但都被他婉言谢绝了。
    嘉佑7年,王宣徽就着洛阳天宫寺天津桥南五代节度使安审珂的旧宅基地,建屋三十间,请邵康节居住,富弼又给他买了一个花园。熙宁初年,朝廷实行买官田新法,邵康节的天津之居园划为官田,司马光等二十余家又集资为他买下。邵康节命其园居为“安乐窝”。
    这时神宗下诏要天下举士,当时的文化名人吕公著、吴充、祖龙图等人就推荐了邵康节,朝廷连着发下三道诏书,让邵康节担任秘书省校书郎、颍川团练推官。邵康节再三推辞,称自己有病不肯赴职。可见他无意仕途。
    邵康节在洛阳闲居近30年。冬夏则闭门读书,春秋两季出游。每出游必着道装乘小车。城中的士大夫听到车声,均倒屣(倒穿着拖鞋。这种鞋是一块木板,上面绑着几根布带子,很可能是来不及穿鞋,匆忙间出门的缘故吧)出门相迎,儿童和仆人也高兴地尊奉他。久而久之,他在洛阳城里就有了“行窝十二家”。
他乐天知命,常以诗言志,以园林景色、醇酒茗茶自娱平生。他常言“此身甘老在樵渔”、“身为无事人”,但他又在一心效法圣人,观物得理,究天人之际,要为后人留下一门大学问。他尝有这样的诗句:“只恐身闲心未闲”、“若蕴奇才必奇用,不然须负一生闲”。可见他是具有远大抱负的人。
    邵康节虽然不支持王安石所推行的新法,但是也不公开反对。当时的许多文人学者都对王安石的新法持反对意见,如欧阳修、苏轼、富弼等人。邵康节也写了“自从新法行,常苦樽无酒”、“怀觞限新法,何故便能倾”、“侯门深处还知否,百万流民在露头”等诗句,反映了他对待新法的态度。门生故旧中的当官者,有的为反对新法要辞职而去,他劝说这些人:“此贤者所当尽力之时,新法固严,能宽一分,则民受一分赐矣。投劾(辞职)何益耶(有什么用处呢)?”
    二程兄弟(程颢、程颐均是儒学大师)与邵康节在一个巷道里居住近三十年,世间事无所不论。程颢曾经说说:“邵尧夫(“尧夫”为邵康节的字)于物理上尽说得,亦大段泄露他天机。”又说:“尧夫之学,先从理上推意,言象数,言天下之理。”他以“内圣外王之道”评论邵康节之学,以“振古之豪杰”评论邵康节其人。
    熙宁10年(公元1077年)3月,邵康节有病卧床百余日而不能起,至7月4日病危,5日凌晨去世,享年67岁。遗嘱命治丧之事从简一如其父。
    邵康节病中,司马光前来探视。邵康节对他说:“我病势不起,且试与观化一巡也。”司马光宽慰他:“尧夫不应至此。”邵康节说:“死生亦常事耳。”当时正值张载从关中来,他给邵康节诊脉后说:“先生脉息不亏,自当勿药。”又要给邵康节推命吉凶,说:“先生信命乎?载试为先生推之。”邵康节回答:“世俗所谓之命,我不知道,但如果说到天命我就知道矣。”张载说:“既然说是天命,那么就不必说什么了。”
    邵康节《闲行吟》一诗说:“买卜稽疑是买疑,病深何药可能医。梦中说梦重重妄,床上安床叠叠非。列子御风徒有待,夸夫逐日岂无疲。劳多未有收功处,踏尽人间闲路歧。”程颐前来探病,诙谐地说:“先生至此,他人无以致力,愿先生自主张。”邵康节说:“平生学道固至此矣,然亦无主张。”程颐还是跟他戏谑,邵康节也开玩笑地说:“正叔可谓生姜树头生,必是树头生也。”这时邵康节的声息已很微弱,就举起两手做手势,程颐不明白,问:“从此与先生诀矣,更有可以见告者乎?”邵康节说:“面前路径常领宽,路径窄则无著身处,况能使人行也!”邵康节病重之中犹有“以命听于天,于心何所失”、“唯将以命听于天,此外谁能闲计较”、“死生都一致,利害漫相寻。汤剂功非浅,膏肓疾已深。然而犹灼艾,用慰友朋心”等诗句,足见他对待生死的乐天态度。
    邵康节去世后,邵伯温请程颢为其父作墓志铭。程颢月下踱步于庭,思索良久对程颐说:“已想出尧夫墓志铭了。尧夫之学可谓安且成。”遂于《墓志》中有“先生之学为有传也,语成德者,昔难其居。若先生之道,就所至而论之,可谓安且成矣”之语。哲宗元佑中,赐谥“康节”。欧阳修之子欧阳棐作《谥议》:“雍少笃学,有大志,久而后知道德之归。且以为学者之患,在于好恶,恶先成于心,而挟其私智以求于道,则弊于所好,而不得其真。故求之至于四方万里之远,天地阴阳屈伸消长之变,无所折衷于圣人。虽深于象数,先见默识未尝以自名也。其学纯一不杂,居之而安,行之能成,平夷浑大不见圭角,其自得深矣。按谥法,温良好乐曰康,能固所守曰节,谥曰康节先生。”崇宁初,从祀于孔子文庙,追封新安伯。明嘉靖中,祀称“先儒邵子”。
    邵康节的著作,除《皇极经世》、《观物篇》、《击壤集》和《渔樵问对》外,据程颐和朱熹讲,还有《无名公传》。另外,还有邵伯温据邵康节讲学语录整理而成的《观物外篇》。两宋间人王湜《易学》说:“康节先生遗书,或得于家之草稿,或得于外之传闻。草稿则必欲删而未及,传闻则有讹谬而不实。”又于“皇极经世节要序”中说:“康节先生衍《易》作《经》,叫《皇极经世》。其书浩大,共十二册,积一千三百余板。“以元经会”共二策,“以会经运”共二策,“以运经世”共二策,“声音律吕两相唱和”四册,准《系辞》而作者二册。”其实,王湜所见十二卷本的《皇极经世书》,已是邵伯温于邵康节去世后将《皇极经世》与《观物篇》合在一起,又加入其祖父邵古的声音律吕之学与张岷听邵康节讲学时所作的笔录(定名为《观物外篇》)厘订而成。一至六卷为元、会、运、世,七至十卷为律吕声音,十一卷为“观物内篇”,十二卷为“观物外篇”。对此,清王植于《皇极经世书解•例言》中已有说明。
    尤其是邵康节所画:伏羲六十四卦方图和圆图“按二进制数码排列,是后世电子计算机采用二进制的理论基础,为世界科学文明做出了不朽的贡献。电子计算机和数码技术的推广,为社会创立了巨大的财富。
文章关键字:
评论列表
编号搜索: 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