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中国择日总站[邵长文·改命调运]官方网站

到底有没有命运(六)

来源:周易研究会 作者:四柱八字连连看 背景: #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字体: ]
到底有没有命运(六)到底有没有命运(六)伏尔泰在提到《荷马史诗》时说:“荷马终归是最早的一位在作品中表现了命运观念的作家。”在经过文化大革命的那一代中国
到底有没有命运(六)
到底有没有命运(六) 
  
  伏尔泰在提到《荷马史诗》时说:“荷马终归是最早的一位在作品中表现了命运观念的作家。” 
  在经过文化大革命的那一代中国诗人,其命运的体验更显得深沉,这是北岛写的《一切》: 
  一切都是命运 
  一切都是烟云 
  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 
  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 
  一切欢乐都没有微笑 
  一切苦难都没有泪痕 
  一切语言都是重复 
  一切交往都是初逢 
  一切爱情都在心里 
  一切往事都在梦中 
  一切希望都带着注释 
  一切信仰都带着呻吟 
  一切爆发都有片刻的宁静 
  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 
  七、历史伟人:充满使命感 
  有一点必须先说明,正如尼克松所说的,那些被公认为“伟大”的人物并不一定都是好人。俄国的彼得大帝是个残忍的恶霸,凯撒、亚历山大、拿破仑之所以被人们铭记在心,是因为他们曾经是征服者。伟大人物之所以伟大,主要是他们能在相当宏大的规模上行使权力,以致能相当大地影响他们国家乃至世界的历史进程,影响千千万万人的命运。 
  丘吉尔是尼克松称颂的“我们时代最伟大的人物”。丘吉尔年轻时跟他的一个朋友谈到过生命的意义,他说,“我们大家都是虫子,不过,我认为自己是一只萤火虫。”担任首相后他在一次演说中说:“具有雄狮之心的不是别人,而是那个遍居全球的民族(指英国)。我应召出来大吼一声,感到荣幸。”尼克松因此而评论说: 
  丘吉尔认识到自己的命运所向,而且对此深信不疑,这成了他毕生的动力。 
  其实,不仅丘吉尔如此,可以说每一个历史伟人都是如此,他们充满了使命感,无论正确与否,他们人人都相信自己在为一个伟大的事业效荣,都相信自己对推动历史前进应承担的使命。强烈的历史使命感,是一切伟大人物的显著特征。拿破仑在滑铁卢失败后被囚在圣爱兰岛,他曾经口授了一个“给儿子的遗训”,在“遗训”中,他特别强调历史使命感就是“心灵深处的神圣火焰”: 
  我的儿子应成为一个具有新思想的人,一个忠诚于我在各种赢得胜利的那个事业的人……但是,如果他在心灵深处没有那么一股神圣的火焰,没有那种唯能实现伟大事业的对于善的热爱,那么你对他所说的一切,或他自己所学习的一切都将对他没有多大用处。我希望他能无愧于他的命运。 
  正因为“伟大人物”都有着强烈的使命感,所以他们都如普列汉诺夫所说的那样“孜孜追求”权力。权力就是创造历史并推动或阻止其向某一方向发展的历史机缘。以致尼克松,这位自己担任过美国总统,又详细研究当代各国伟大人物、写了很有影响的《领导者》一书的作者,也不禁写了这样的一句: 
  导致领导人成功的还有种种运气的因素,其中机缘是最关键的因素。 
  德国历史学家海因茨·赫内提供了希特勒上台前一些鲜为人知的有关“运气”情况,其中还谈到了“算命先生”的影响和作用。1932年12月,希特勒在写给他的一位亲信的信中说,他的对手过于强大,他对于争取组阁“几乎失去了胜利的信心”、“放弃了一切希望”,这时,他求教了一位算命先生,这位算命先生在1933年元旦写了一首预言诗给他: 
  通向目标之路仍未畅通, 
  合适的助手尚待集中。 
  但在3天后, 
  形势将通通变样。 
  而在月底前的那天, 
  你将时来运转,目标在望! 
  不会有雄鹰领你上路, 
  只有蛀虫给你开道。 
  腐朽、凋谢的一切都将倒地, 
  屋梁已在劈啪作响! 
  3天后,1933年1月4日,希特勒与巴本会晤,果然开始了转机,而到月底前即1月30日,这个年方43,年青时一事无成的流浪汉,这个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只是无名小卒,这个留有卓别林式胡子有点滑稽的煽动家,而且根本不是德国人而是奥地利人的希特勒——真的令人不可思议地担任了德国总理!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中一开头就强调了自己的命运和使命感: 
  今天在我看来,命运竟然选择莱茵河畔的勃劳瑙作为我的出生地,似乎是一种天意。因为这个小小的城镇座落在两个日耳曼国家的边境上,而我们年轻一代的人至少已把竭尽全力统一两国作我们毕生的工作。在我看来,这个边境上的小城市成了一项伟大使命的象征。  
文章关键字:
评论列表
编号搜索: 搜